但却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港剧

作者:hg0088 来源:未知 发布日期:2017-10-13

  曹聚仁在去世前半年的1972年1月12日病重时,情谊深长地写给香港《大公报》费彝民。曹写道:“昨晨,弟听得陈仲宏(弘)(陈毅)先生逝世的电讯,惘然久之,因为弟第一次返京,和陈先生谈得最久最多。当时,预定方案,是让经国和陈先生在福州口外川石岛作初步接触的。于今陈先生已逝世,经国身体也不好,弟又这么病废,一切当然会有别人来挑肩仔,在弟总觉得有些歉然的。”曹聚仁之诚挚爱国之心、盼望祖国统一之情,溢于言表。当时,正值大陆处于“文革”时期,不可能再谈论国共和谈事宜了。曹聚仁陷于无限惆怅之中……
  1972年7月23日,曹聚仁在澳门镜湖医院病逝。周恩来总理闻讯,即致电香港《大公报》费彝民,亲自嘱咐他在澳门为曹聚仁进行公祭,并成立了治丧委员会,费彝民为主任委员,李子诵、李侠文、陈凡、罗孚、严庆澍等为委员。7月26日,在澳门镜湖殡仪馆举行公祭出殡,费彝民致悼词。
  周总理还亲撰曹聚仁的墓碑碑文:“爱国人士曹聚仁先生之墓”,一句“爱国人士”,为曹聚仁盖棺论定。
  曹聚仁(1900年6月-1972年7月),字挺岫,号听涛,笔名袁大郎、陈思、彭观清、丁舟等,浙江兰溪墩头镇蒋畈村(原属浦江)人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,原香港《大公报》顾问杨东莼从香港到京,由王芸生介绍在北京受到了周总理的接见。在接见时,王芸生、杨东莼向周总理提出,中共在香港的联络渠道有限,建议今后可否以香港《大公报》社社长费彝民为另一联络渠道,周总理表示同意。此后,费彝民承担了部分中央政府交办的联络任务,其中包括曹聚仁几次到京和章士钊几次赴港。
  费彝民经办了曹聚仁与北京方面交往的部分事宜。据罗青长回忆:“曹聚仁是通过香港《大公报》社长费彝民介绍来大陆采访的”。此事就是指1956年7月16日,曹聚仁第一次回大陆访问北京。由此,曹聚仁开始奔忙于海峡两岸。
  毛泽东在京三次接见了曹聚仁。其中第三次是在1959年10月13日,毛泽东和他共进午餐。曹谈起上世纪三十年代上海文化界的一些轶闻与掌故,在他只足资谈助。那天他说起蒋介石五十寿辰,上海影剧界有人争抢祝寿演出,殊不知当年的蓝苹(即江青)就是争抢者之一。曹聚仁说漏了嘴,没有想到这触及江青的忌讳。事后周恩来知道了这事。为了保护曹聚仁,周总理通过香港《大公报》费彝民转告曹:以后不接通知就不要来北京了。
  1921年毕业于浙江省立第一师范,此后曾任教于上海多所大学。抗战时为中国著名战地记者。
  1950年以后任香港《星岛日报》编辑,著有歌颂新中国建设的《北行小语》、《北行二语》、《北行三语》等。
  1956年至1959年,曹聚仁先后多次应邀回内地采访,1956年7月16日,周恩来邀请他在颐和园夜宴。这次宴会经过,曹聚仁以《颐和园一夕谈——周恩来会见记》为题,发表在1956年8月14日的《南洋商报》上,正式向海外传递了国共可以第三次合作的信息,在海内外引起震动。1959年8月23金门炮战前几天,毛主席再一次接见了他,让他将中共金门炮战的目的主要是对美不对台的底细,转告蒋氏父子,后来他在《南洋商报》发表了金门炮战的独家重大新闻。在内地现时点击率已突破4亿,这是一部是由宋本中执导,陈小春、陈国坤、李灿森、王合喜、彭敬慈、陈嘉桓、张建声等主演的警匪网络剧。该剧讲述了曾经的黑帮卧底陈凤翔在转文职八年后重返江湖,于是他“纵死侠骨香,不惭世上英。”加入反黑组,与黑帮势力作斗争的故事。剧中陈小春饰演的凤凰哥,完全是戏虐小春在《古惑仔》中的山鸡一角,该剧不但有颇多熟口熟面的香港演员如吴孟达、陈惠敏、吴岱融外,高水平的制作,强大的明星阵容,让它在酷狗一上线就引来了热议。
  它虽然有很重的香港电视剧的气息,但却不同于传统意义上的港剧,它不仅情节紧凑,内容丰富。在剧中陈小春饰演的卧底探员陈凤翔在破获一宗社团大案之后,转任文职八年被反黑组重新招回。由于江湖上最令人头痛的黑社会头目正是陈凤翔当年的小弟张志强,陈重出“江湖”,“吟到恩仇心事涌,江湖侠骨已无多。”他果断加入以张少钧(陈国坤 饰)为首的反黑B1-1组与新晋恶棍展开周旋,其中不乏昔日好友与仇家,令陈一度进退两难,好在陈与队友在合作期间培养出互信默契。正值香港回归还有三年,黑帮打算乘势大干一票。陈在调查一宗龙头棍的失踪案件时,却发现了涉及香港黑社会百年历史的惊天大阴谋。这个故事依旧延续了港剧之前惯有的风格,但《反黑》的娱乐性更丰富,导演宋本中在剧中更流露出向电影前辈柯受良(小黑)的致敬,在剧中于第7集登场的古惑仔柯绍腾,花名小黑,让人玩味是竟然由柯受良的儿子柯有伦饰演该角,而右臂上更有一个柯受良的肖像纹身。“某水某山埋姓氏,一钗一佩断知闻,”剧中小春跟柯有伦在大排档的对话,仿如导演宋本中的夫子自道,藉小春之口讲出对前辈好友柯受良的感觉,当中说「无论兵又好,贼又好,我们都是一世好兄弟」、「你老爸当年对我这么好」,而柯有伦其后说「我想好似老爸那样闯出一番事业,完成他未完成的事」,二人的对话不止是剧中对白,更仿如人生的真实写照。
  另一个就是演员的敬业,“欲为圣明除弊事,肯将衰朽惜残年。”在剧中扮演社团和兴盛叔父神爷的71岁陈惠敏,也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和大家见面了,在接受《香港01》访问时他表示自己正在专注搞红酒生意,所以已经很少拍戏。但是在《反黑》中依旧奉献了精彩的表演。对于大家赞赏他的演技,他表示:“多谢大家喇,太夸张喇,今次拍《反黑》真是好开心,因为再次见到很多认识了几十年的老朋友。你知道,很多都是我们以前拍古惑仔认识的,同时宋本中是我干儿子,很多演员都是我帮他手找回来,例如陈欣健呀,大佬B,小春那些,多了我都不是太记得了。”“直缘多艺用心劳,心路玲珑格调高,”谦和友善,性格有趣,演技精彩。在《反黑》中我们看到了最用心的表演。
  由此可见,一部影片要想抓住观众的心,真正打动观众,不仅仅靠制造虚假的“情境”来煽情,更重要的是在假定性的规定情境中表现出真实的感觉来,也就是用细节的真实带来整体氛围的真实,“赌书消得泼茶香,当时只道是寻常。”从这个角度看,张扬的《反黑》可以说是一部非常成功的作品了,因为它演绎了一部鲜明生动的香港反黑使。冷峻中见客观,真实中见内蕴,一堆传统香港与现代冲撞的真实碎片,一幅警察斗智斗勇生活真实的展示,一分异常深刻的现代题材,“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,”这就是网剧《反黑》带给我们的最大体会!

Copyright © 2015-2016 www.open158.com 广州工商注册网 版权所有 open158.com@qq.com
XXX-XXX-XXXX 广州市市河南岸国商大厦B-6-B
知识改变命运,知识创造财富,hg0088是第一生产力!